《红楼梦》书名中的“梦”字

2019-09-30 16:28:14来源:88必发电脑版网页登录作者:马经义

 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梦历来被文人们浓墨重彩地渲染。以梦为基调的优秀作品亦不在少数,如沈既济的《枕中记》,李公佐的《南柯太守传》,汤显祖的“临川四梦”等等。《红楼梦》更是在梦幻中演绎故事,铺排情节。那么,在《红楼梦》书名中,“梦”字有着什么样的文化基因呢?

  从古至今,梦是中国人向往的生存样态。之所以这样说,我们从三个层面来分析。

  第一,从文化层面上来说,构成中华文化的三大支柱——儒、释、道——的终极目标,皆是像梦一样美好的允诺。

  儒家和道家,犹如中国人的地与天。人在世间,脚踏地,头顶天。儒家教我们如何脚踏实地,教我们如何对自己、对家庭、对社会乃至对国家担负起一份责任和义务。这是最务实的表现,也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八小时之内。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可能孔子会告诉我们,只有通过“克己复礼”,才能“止于至善”。于是儒家给出了一系列的道德规范并谆谆教诲:只有我们都道德自觉了,才可能进入像梦一样美丽的理想社会。从汉武帝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以来历经千年,事实又如何呢?像梦一样的美丽。恐怕也会伴随着像梦一样的虚幻。但中国人追逐完美的梦境直至今日也不曾停歇。

  如果说儒家让我们自我实现,那么道家就是让我们自我超越。在道家看来,儒家的框框条条太多了,使人化性为伪而扭曲变形。庄子说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”,意即人应该放开自己的天性,和自然万物同欢畅。又说“乘物以游心,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,即心游万仞,逍遥于江河湖泊之上、大山沟壑之中。在这种极度自由的诱惑下,道家同样给中国人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境。这样的梦境虽然不受牵绊,但却成了无根之木、无源之水。

  如果今生不能自我实现,不能达到理想的社会状态,也不能自我超越,不能逍遥游于离恨天外,怎么办?佛家会告诉你,祈求来生吧!离开喧嚣的凡尘,丢开这副臭皮囊,因为世间一切“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”转瞬即逝,修成正果后西天自有极乐世界。于是,中国人又开始在佛家构建的梦中如痴如醉了,结果也不过“事如春梦了无痕”。

  第二,从政治层面上来说,中国古代,一家一族,一朝一代,兴衰际遇,破败兴旺,皆大梦一场。

  秦皇汉武,唐宗宋祖,今何在?曹家百年望族,君子之泽,也不过“五世而斩”。历史,就定格在时间的长河中,而一群群人、一件件事,千丝万缕,错综复杂,纠葛牵绊在一起。但这些不过就是在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地点,由不同的人物上演同样的政治游戏。伟大也好,草芥也罢,最终烟消云散,最多化为文字定格在书本、岩石、墓碑之上。红尘来去一场梦矣。

  第三,从个人层面上来说,只有在梦中,我们内心的真实感受才能被尊重,我们的允诺才能等得到满足。

  《牡丹亭》中的杜丽娘唱着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”,她不知道自己会蓦然心惊于一个梦里。这个读着“关关雎鸠”而不迈出绣楼一步的女孩子,却在梦中见到一个书生——柳梦梅。两人一见如故,心心相印。这场梦使她看到了被世俗遮掩着的内心世界,使她开始为自己而活。因为,虽有着如花美眷,却抵不过似水流年。

  梦有何用?百无一用。但谁又离开过梦?在现实中,它不是技能,不是知识,不能化为物质,但在精神世界里却为我们每一个人开启了一扇通向希望、唯美与浪漫的大门。今天的我们不仅仅为名所驱,为利所惑,更重要的是我们丧失了一份做梦的心境。正是在这个时候,《红楼梦》似乎给了我们一个访梦的机会,一个做梦的场所,一个寻梦的依托。